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ope滚球观察 >

童书市场最艰难时刻,来了!

2018-09-26 11:44 作者:xyf 浏览
印刷成本暴涨,版权费暴涨、书号费暴涨……岁月尚未静好,挺过去真的会好吗?   近年,童书市场一片繁荣,形势大好。资本逐利性,促使大量资源涌入这个领域,本无可厚非,但最近,乌拉拉跟很多做童书的朋友聊,都说,今年是做童书最艰难的一年。   难在哪里?   艰难一 版权费坐“火箭”,利润大幅下滑   近年,雄厚资本背景的市场竞争者开始涌入童书板块跑马圈地,进一步催生国外童书版权版税、预付金坐“火箭”。新入行的童书品牌在购买优质版权时,格外生猛,“老资格”们当然也不示弱。很多时候,陷入外方的竞价规则,几轮竞价下来,版权、预付金居高不下。   据了解,2014年左右签一本凯迪克奖的价格在2000~5000美元,现在的报价在一万美金以上。去年凯迪克金奖最终成交价高达20万美金。跟市场热度对应的现实情况却是,优质版权资源差不多被瓜分完毕,新出的大奖系列或名家新作,吸引了大批争抢者。   除极少部分“国企”ope滚球社在抢版权中“敢出高价”,ope滚球社在版权竞价中表现“凶猛”的并不多见——害怕抢到后卖不好,承担责任,趋于保守。新入局的不少童书品牌则希望快速在市场立足,树立口碑,不惜重金“下注”,营销目的甚至多过“盈利”目的。   版权囤而不作,也是中国童书市场另一个“独特”现象。   “资本围剿”还体现在版权贸易“单本书”时代的逐渐落幕。以往以单本、套系谈童书版权的时代在今天悄然改变。部分实力雄厚的国内童书ope滚球机构直接采取“买断”模式,将国外优质童书ope滚球商的产品进行“打包”经营,以获取长久的市场高地。   与此同时,童书ope滚球机构(社)电商结算折扣进一步下跌。不少ope滚球机构的盈利情况已经完全不能用电商发货折扣来描述,各种返点大促,相当多的童书ope滚球机构最终以25%~37%的折扣进行结算,远远无法覆盖成本,利润大幅下滑,让大批局中人“痛上加痛”。行业的天然缺陷(当然不仅仅限于童书领域),ope滚球商依赖规模造货(或以此为衡量企业发展的重要指标,而不是利润)进行滚动回款的资金循环模式,让入局者深陷“码洋幻象”进退两难。   艰难二 电商难破、自媒体下滑、实体店乏力   眼下,以某电商为代表的童书销售“黄金时代”几近结束。十多年前与电商平台伴生崛起的一批童书品牌,就算手持大量优质版权,或多或少也遭遇了发展难题。更有ope滚球商背地吐槽,“如果不隐瞒印数,大量电商平台上的童书ope滚球商都要完蛋。”但话说回来,能安全度过艰难时刻的或许也只有这类优质产品持有者吧。   今年,大量ope滚球机构除了电商渠道布局更为谨慎外,实体店也不容乐观。有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知名童书ope滚球机构ope滚球人提到,新华系统的在途图书、ope滚球社的库存图书如果加入计算序列情况会更加糟糕。   2016年,童书销售渠道,自媒体走量“井喷”,曾让ope滚球商一度以为找到了全新的销售战场。而今年,自媒体母婴号在童书板块的销售直线下滑,曾经团购量以秒上万册计的大号跌幅最大——如今一二千册都算高配业绩。ope滚球商不得不开始密集依赖“小号”矩阵来网罗散户。   总的来说,中小号受影响较小,大号团购力下滑厉害。毫无疑问,不管是自媒体繁盛时期还是萎靡时段,ope滚球商都没有讨到便宜。自媒体大号用童书打流量时,ope滚球商被克扣利润,严控品种,被迫拉伸定价,制造高码洋品相;如今童书无法作为盈利主通道被大V母婴号视若“弃子”,投入中小矩阵后,利润依然持续下滑。   艰难三 头部品霸榜  新品难冒尖   尽管如此,传统电商平台的威力还在。经年累月成就的“童书排行榜单”依然是很多家长购书的重要导向。排名前100位的头部产品大量还是3年前的品种,这也导致新品童书冒尖机会渺茫。与此同时,被视作“营销手段”的新书榜单“买榜”开始蔓延。   国内家长偏功利性的底层诉求依然存在,但选书水平明显提高。童书购买族群经过多年市场培育,眼光逐渐提升,各种花式“套路化”产品推荐,已无法轻易俘获家长的心。从社群方面的反馈看,“以前是个书都能卖,现在社群精挑细选,甚至大奖书也不好使,但功能性依然是用户的最大需求。”这直接导致缺乏差异化的同类品很难有深度接触读者的机会——有卖点、差异化、功能性强……这种“自带光环”产品“极为少见”。   另外一个容易被忽视的层面在于,童书市场年ope滚球新书4万种,作家授权的各种非专有版权占有相当比重,大量图书“老书新做”,并未让市场拥有足够丰沛的精品新作。   唯一让ope滚球商觉得有一线生机的是砸“爆品”。但畅品一旦问世,盗版和山寨版(拼多多版)立马能用价格战把你给灭了。甚至有ope滚球商反映,好多引进版还没出,盗版、山寨就打着原创的名义,以低价迅速占领市场。   艰难四 原创童书大“跃进”   版权吃紧,导致大批ope滚球商转头做“原创”。儿童文学本身在国内的原创就是大头,但从市场数据看,“走市场”的类型童书同质化严重,加上读者群体的口味更新加速,“国产”明显“跟进乏力”。外国儿童文学反而并不主流,空间尚存。科普和绘本成为目前的原创重镇。   原创难,关键是精品的布局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和资金投入,如果机体本身没有市场盈利和生存能力,几乎很难支撑精品原创的持续生产。与此同时,原创品的推广也在国内遇难。特别是大量原创绘本ope滚球后无法与读者进行深度对话,一ope滚球即成库存的不在少数。不像舶来品自带“国际范”属性,国内原创品更需要产品本身过硬的品质,企及国际水准的同时还需要具备本土市场属性。   这意味着,原创的根基需要基于本土市场。尽管中国的儿童用户群庞大(1亿8千万用户),但儿童产业的需求,具体到产品本身就被年龄段、儿童成长特性等实际需求,切割得相当细碎。如果同一细分领域,涌现出上百个竞争对手和玩家,却甚少有机构愿意深入研究某一个细分领域的真实和趋势性需求,很难做出“潜力”品。而畅销品的开发也往往因为儿童消费者的体验难以精确追踪,增加了研发难度。   艰难五 童书跨媒体“外热内冷”,发展迟缓   曾有ope滚球人提到,当前儿童内容产业的IP运营面临着无优质儿童产品、无标杆企业、授权发展缓慢、ope滚球成长乏力等残酷现实。更让人束手无策的是,产业集中度低、资本化程度低、组织体系不完善等“先天不足”大环境。但凡涉足过这一领域的ope滚球商,也会很快发现,动漫、有声故事、游戏、影视等产品要保证品质、大制作,不仅投入高,开发周期也相当长。即使走完上述运作,也不一定能保证投入产出。   有调查显示,仅在幼儿园时期,“00后”儿童对三大媒介(手机、平板电脑、电脑)的接触率超过80%。从事童书ope滚球的“数字移民”,如何服务好生活在二次元世界的“数字原住民”,用他们熟悉且喜欢的思维方式和他们打交道,是当下童书ope滚球者不得不面对的难题。   市场环境已经在发生变化,新产品的开发和市场培育仍然需要耐心。伴随“90后”等父母族群的成长,势必对产品的个性化、多样性需求愈发明显。作为传统产品,童书依然具备获得家长认知,“击穿双层用户”的最大优势。   也就是说,相较于多年前躺着卖书的时代,做童书难度加大,需倾尽全力、辅以独到的运营方式未必能见效,但与消费品、泛娱乐、教育培训等延展性更大的市场相对比、相关联,童书的操作系统依然是最完善的,也是ope滚球商最为熟悉的。   跨界到传媒、ope滚球、娱乐、互联网、玩具、旅游甚至地产等其他产业,打造图书、影视、有声书、动漫、游戏等不同形式的产品,这些操作都是“童书”能充当优质杠杆产品的前提下发生的。   所以,先“认真”地活下来吧!
 
(注:本文原载于《乌拉拉童书国》微信公众号2018年9月26日推文